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代表江南小说剑器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春色渐浓,塞北仍是一片萧索。远山近水,冰雪漫盖,却独有几分磅礴之象。道路蜿蜒,如蛟龙腾跃,横穿秦岭而过。空旷官道上,隐隐传来人声。一人道:“师兄,说到底,师父还是太过小心了些,那柳风骨比咱们也大不了多少,这些年在江湖上威名赫赫,想来也不过是借了乃父的荫名。”

说话者是两个白衣少年乘马客。左侧身量清癯,眉目轻佻,正是适才说话的师弟。那师兄沉吟一会,说:“这话你跟我说说便可,千万别让师父听见了。师父常说,霸刀柳庄主天赋过人,弱冠之年便才冠天下,横扫北派武林,鲜有败绩,乃是武林中不出世的奇才,咱们一定不可轻视。”师弟大声道:“怕个什么?咱们昆仑派七十二路残云剑法也不见得就会比他霸刀差了多少!”

那师兄正要说话,忽听有人冷笑道:“胡吹大气!”

二人一惊,忙回顾四望,却不见人。那师兄见过世面,当下朗声道:“晚辈昆仑剑派王元静,适才我师兄弟二人胡言乱语,得罪之处,还望前辈不要见怪。”喊了两遍,仍不见有人出来。朱子静正待发作,忽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

二人转身一瞧,只见迎面行来的,是一个绿衫妙龄少女。少女生得雪肤花貌,明艳照人,头上戴着一个黑色斗篷,却仍然掩盖不住玲珑清健的娇躯。胯下马儿也是一流的俊美,全身通体雪白,没有一处杂斑。二人自幼生长在昆仑山下,自是识马之人,未见少女容貌,心下均先赞了一声:“好马!”师弟朱子静更是吞了一口唾沫,眼睛盯着那匹骏马,眼里似乎喷出火来。

那少女似未看见二人,一面慢悠悠的骑着马,一面好整以暇的嚼着花生。朱子静劈头便问:“喂,适才可是你在说话么?”话一出口,便觉不对,说话者分明是一个男子,而且听声音,年龄也应该不小了,竟会鬼迷心窍的怀疑起眼前这个少女来,不由面色一阵羞赧。

少女停下马,回过头来,说:“你是在问我吗?”少女说话玲珑动听,好似百灵鸟儿一般,朱子静一时热血上涌,脸上好似裹着块红布,正不知如何接口,王元静拱手道:“姑娘见怪,我师弟怕是认错人了。”

少女却笑道:“两位看来也是武林中人,想必也是去参加霸刀山庄‘扬刀大会’的了?”王元静道:“正是。奉家师之命,前去拜会柳庄主。”少女咯咯一笑,说:“拜会么?看你师弟说话这口气,好像并非诚心拜会啊。”王元静心一凛,敢情适才他师兄弟二人的对话,少女都听在耳里,只是不知这少女是何身份。忽听少女扬声道:“那头树梢的,也不要躲着藏着了,下来罢!”少女说得轻描淡写,手上花生忽往前方一棵大树上激射而出,树上一人藏身不住,跃将下来,嘿然道:“好丫头!好霸道的指力!”却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佝偻老者。

朱子静听出老者声音,不由气愤道:“好哇,刚才说话的就是你么?”老者冷声道:“是便如何?”朱子静道:“你瞧不起我昆仑派的剑法?”老者淡声说道:“不说你们两个后生小辈,就算杨寒月亲自来了,也不敢在柳风骨面前如此说话。”朱子静脸色一变,说:“敢情是是为霸刀柳家出头的,你与那柳风骨是何关系?”

那老者呵呵一笑,说:“泛泛之交,朋友而已。”却听那少女道:“沈庆,你又在闹什么玄虚?”那老者被识破身份,不由“哈哈”一笑,说:“小姑娘不止手上功夫变厉害了,连嘴里也变得不饶人了。”少女啐了一口,说:“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亏姊姊还说你是江湖上的前辈高人,却连一点高人的样子都没有。”

沈庆笑道:“怎么,高人不应该是我这个样子的吗?我哪里不像高人了?”说到这里,忽神色一肃,说:“盈丫头,你真要去见识那个‘扬刀大会’?老头子奉劝你一句,柳风骨可不是好惹的。”

少女“哼”一声,说:“就是因为不好惹,本姑娘才更要去看看,这威震江湖的霸刀柳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言语中,不无傲气与自负。

沈庆咳了一声,说:“也罢,我也劝不动你,让你见识见识也好,老头子我有事先去了,代我向你姊姊问声好。”语罢,也不回头,纵身一跃,在树梢轻轻一点,转眼去得远了。

少女见状,叫道:“喂,沈庆,你别跑!”喝一声“驾!”纵马追了上去。

王元静二人看得莫名其妙,均不知这二人是何底细。待少女行远,朱子静才回过神来,说道:“可惜了。”王元静问:“可惜什么?”朱子静咽了口唾沫,说:“可惜了那匹好马,咱们昆仑山下良马不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优良的品种,要是那匹马是我们的该有多好!”王元静眉一皱,微有不悦,但到底没有发作。

二人昼夜兼程,不过一日,便抵达霸刀山庄,早有霸刀山庄弟子飞报相迎。时正孟春,北国冰霜初解,万花树木才吐新蕊,含羞欲放。此时,山庄内各路豪杰均已聚齐,水榭以北,是一座好大的庭院,“扬刀大会”便在那里举行。

这时候,庭院处已挤满了人,王元静师兄弟来得晚,只能远远的看着,院中搭建了一座高高的木台,隐隐可见台上有一个中年大汉在说话,大汉身后,一个青衫少年落落而坐,远远瞧来,自有一股威严,想来便是那柳风骨了。

那中年大汉不知说了什么,引得众豪杰一阵哄笑。忽听有人道:“据说今年的扬刀大会,将要亮出的宝刀是柳庄主发费了三年时光打造的刀中之王,不知我等有没有福气见上一见。”台上大汉道:“依往年规矩,打擂胜出者方可有机会。”

众豪杰一阵欢呼。“扬刀大会”由来已久,自霸刀山庄成立以来就从未断过,每五年一次,霸刀山庄必有神兵出世,但等闲人若要见上一面,却并不容易,是以霸刀山庄有个规矩,比武打擂,只有胜出者才可一睹宝刀的风采。因而历年参加扬刀大会的江湖人物,想借此出人头地的有之,但更多的,却是冲着看热闹而来。

话声未落,只见一人跃上台来,自报姓名,却是唐门四老中的唐怀义。唐怀义手底功夫不弱,连败数名挑战者,最后却败在丐帮一名老者手里。那中年大汉不知在柳风骨耳边轻声说着什么,柳风骨不由微微点头。朱子静瞧见,说:“我瞧这唐门功夫稀松平常,也未见得高明到哪儿去。”王元静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唐门以暗器出名,招式内力本就不是长项,你不可低估了唐门的厉害。”

朱子静说:“这个丐帮的又是谁?那一招‘开碑手’看似威猛,却徒具其表,碰到我这样的高手,必然吃亏。”王元静说:“那是丐帮掌钵长老詹毅,据说他师传少林,外功硬扎,打起架来剽悍异常,颇不要命。”朱子静却不以为然,这时,忽见詹毅已将一个挑战者打败,朱子静道:“咱们昆仑派的武功不知比这些三脚猫功夫厉害多少,这个扬刀大会,看来也不过如此。我去会会他!”王元静来不及阻止,交易数据和购物数据都可自动记录入 财客 系统。 登陆该站看到朱子静已跃上台去。

报过姓名,朱子静说:“詹兄小心了!”拔剑便刺,昆仑剑派“残云剑法”讲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朱子静刻意卖弄,一上手便剑光霍霍,连挽数个剑花,群雄见得,均喝彩不止。那詹毅却不退让,马步一沉,以静制动,一套“伏虎拳”打得虎虎生风。朱子静存心立威,七十二路残云剑法连珠使出,剑光将詹毅罩了个严实,众人均想:这乞丐要遭!

詹毅敌不过朱子静的锋芒,连连后退,朱子静乘胜追击,刷刷两剑,分刺詹毅肩井穴和气户,詹毅面皮涨紧,左形右绌,到底没能避过,伤了左臂。朱子静却打发了性,哈哈一笑,长剑又向詹毅丹田撩来。

众豪杰均不由皱眉,暗想:“比武不是拼命,何必这般得势不饶人?”忽听詹毅一声惨呼,腰间血光迸溅,柳风骨身边中年大汉大声道:“朋友!点到即止,不要伤了和气!”朱子静却打定主意,要将七十二路残云剑法使完方才罢休,仍使剑往詹毅身上招呼。王元静看不过眼,正要阻止,忽见柳风骨长身一掠,身形飘出,左手提着詹毅,避开朱子静致命一击,右手一张,连封朱子静数重杀招,残云剑法最重一气呵成,失了后手,朱子静不由气为之结,后退一步,怔怔不敢上前。

柳风骨将詹毅安置到一边,淡声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兄台,看我面子,这局算你赢了,如何?”朱子静说:“赢便是赢了,如何叫算我赢了?你柳庄主说话真有意思,又要比武,胜负又由你一个人说了算。所谓的‘扬刀大会’,就是消遣天下英雄的么?”柳风骨眉头一皱,心头不悦,说:“听说阁下曾在秦岭道上口出狂言,说残云剑法胜过霸刀,是也不是?”

朱子静心头一怯,嗫嚅道:“是……是便如何?”柳风骨说:“这样,你就用刚才攻詹长老的招式来刺我,我不还手,若伤了我分毫,便算你赢。”朱子静心道:“好狂的口气,就算你如师父说的那般武功高强,不还手的话,想伤你还不简单么?”也不言语,拔剑便刺,存心攻柳风骨个不备。柳风骨身子一侧,剑刃贴着身子而过,未伤分毫,朱子静一招出手,次招接连而至,但不知为何,柳风骨就像鬼魅一般,没有一剑能刺到他的身上。朱子静心头疑惑,对手分明就在眼前,但就是差之毫厘。久而久之,朱子静只觉对方身上生出一股粘力,使得自己欲罢不能,如何出招,如何运气,均由对方左右,不由心头大骇,想撤招也是不能。

王元静见朱子静大汗淋漓,但招式运使却又看不出什么不对,不知台上到底发生什么变故,不由捏了把汗。待得朱子静将七十二路剑法全部使完,柳风骨向后一退,朱子静滴溜溜原地转了半圈,一跤坐倒在地上,脸上一点血色也无。

柳风骨一招未发,便制服了朱子静,群雄见得,均大声喝彩不止。柳风骨淡淡说:“数年以前,我曾与杨寒月杨掌门印证武功,虽说小可略胜一招半式,但昆仑派武功博大精深,你还未领悟其中之万一,还是好好回山,多多练习。”朱子静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忽然听见有个女子声道:“霸刀柳五好大的威风!欺凌晚辈,也是你柳庄主的拿手好戏么?”柳风骨不由“咦”了声,众人随柳风骨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绿衫少女不知何时,坐在台前一根旗杆上。那旗杆少说也有五六丈,若非有绝顶轻功,休想上去,而这少女是何时上去的,在场众人竟无一人注意。

朱子静听见声音,便心头惊异,抬头一看,更是心惊,原来这少女,正是秦岭道上遇见的斗篷女子。柳风骨问:“姑娘何出此言?”少女道:“这位詹老兄武功不济,败在这个昆仑少侠手下,你柳庄主却不发一招,就打败了同样的招式,你分明就是要告诉天下人,昆仑派在你柳庄主眼里不堪一击,丐帮更是不值一提了?”

少女一番话铮铮有词,丐帮弟子听了,均觉有理,暗想:“原来这柳风骨心机如此之深。”不由对柳风骨多了一层芥蒂。柳风骨哭笑不得,说:“倒是在下莽撞了。”少女道:“既然是比武打擂,柳风骨,你有没有胆子,上来和我比试比试?”

柳风骨不由皱眉,若不比试,岂不教天下英雄小瞧了我柳五?如果比试,与一个小姑娘较劲,又反而显得自己气量狭小,正自为难,忽听台下有人叫道:“公孙大娘!她是公孙大娘!”

群雄轰然耸动。江湖传言,长安一带舞技名动天下,却有一名女子从中悟出一套越女剑法,自号公孙大娘,纵横当世,鲜有抗手。武林中早有“南公孙,北柳五”之说,说的便是江湖上最年来声名鹊起的一南一北两个青年才俊。但二人从未见过面,故而今日有人认出这少女竟是赫赫有名的公孙大娘,均是惊诧不已。

柳风骨问:“你便是公孙大娘?”少女咯咯笑道:“大娘不敢当,公孙盈便是我。”柳风骨收起了小觑之心,心道:“都说公孙大娘性情温婉,怎么这女子却如此跳脱好斗?”不由道:“原来公孙大娘竟是一位如此年轻的姑娘,倒让柳某大开眼界。”公孙盈脸上一红,说:“名号都是人叫出来的,你柳庄主不也声名在外,威风八面吗?”柳风骨道:“都是江湖朋友抬爱。”

公孙盈道:“柳风骨,你一个大老爷们哪来这么多虚文?敢不敢上来比试比试?不敢的话趁早认输便了!”柳风骨道:“既如此,还望公孙从2009年至2013年姑娘手底留情。”当即纵身一跃,在左近屋檐轻点两下,借力飞上旗杆。柳风骨这路身法,众人看得清楚,见柳风骨轻功高妙如此,均心驰不已。

柳风骨虽善使刀,但随身携带的,却是一把铁骨折扇,自下而上,凌空斜指,向公孙盈击来,公孙盈立足旗杆,纹丝不动,柳风骨心道:“这么娇滴滴的女子,要是脸上添了一道疤痕,那真是罪过!”不由凌空变招,折扇一拐,向少女腰间击去。公孙盈不慌不忙,拔剑相迎,占尽地利,险些将柳风骨逼下旗杆。

二人围着旗杆一阵激斗,初时尚能看清二人招式,到得后来,只见得一个青影围着一个绿影不断回旋,剑光交织,连成一片,分不清哪里是柳风骨,哪里是公孙盈。这一场旷古绝今的比斗众人看得心旷神怡,均觉这一趟“扬刀大会”不虚此行。

朱子静此时已到王元静身边,问:“师兄,你说他们谁会胜?”王元静看了一会,说:“胜负难料!”又斗得一会,忽听“嘎”一声,旗杆从中断裂,两个人影自高空急坠直下,似流星一般,众人发出一阵惊呼,却见二人落地时,点尘不起,举重若轻,方才松了一口气。公孙盈面露得意之色,说:“柳庄主,胜负已分,不用比了罢。”只见柳风骨青色长衫上有一条长长的裂口,清风拂动下,格外显眼。柳风骨却不说话,徐徐摊开左手,只见手心有一件银色耳坠,公孙盈面色大变,一摸耳朵,才发现自己的耳坠不知何时到了柳风骨手里。

柳风骨说:“我看,算作平手吧!”公孙盈“哼”一声,道:“你休得意!”也不搭理,转身便走,柳风骨忙道:“公孙姑娘莫急!”公孙盈柳眉倒竖,道:“你都赢了,还想怎样?”柳风骨道:“此番比试,我既胜不得姑娘,姑娘也胜不了我,但姑娘立足旗杆,未得剑器之精妙,武功自然大打折扣,所以说到底,还是在下输了。”这番话公孙盈听了颇为受用,柳风骨又道:“既是姑娘赢了,依照打擂规矩,今年扬刀大会,姑娘便是宝刀的见证人,还望姑娘不要推辞,随我入庄小坐。”

公孙盈道:“我要不去,倒是不给你面子,也罢,就随你的意了。”

共 52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依旧精彩,但相比之下略有不同,这一篇中明显有一个侧重点,多了一个关于正与邪的较量争辩,正与邪,似乎也是武侠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元素,没有正,小说便没有了意义,没有邪,小说便失去了精彩,而只有当两者相结合时,文章才会以完美的姿态呈现。那么何为正?何为邪?在文中,作者把焦点集中在楚天遥这个人物身上,他有着一个邪恶的身份,却生着一副狭义的心肠,这就让他具备了矛盾和纠结心理,也让他在寻求答案中完成了武与侠的塑造和直接推动情节的发展。最后,作者让楚天遥撕去身份,让他明白了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义,相信这也是作者心中的正义,楚天遥最终得以解脱,浪迹天涯,把文章直接推上了返璞归真的境界,这也是武侠的精髓和意义所在。关于小说的其他优点,不再累述,在文章的最后,想说说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连贯性不强,可以看到,小说的主题还是很明确的,而主干部分也很清晰,但是在旁枝末节的处理上,就很粗糙,比如,文章人物众多,在小说里,每一个人物的出现都有着他的道理和作用,可在这篇小说里,我们看到,许多人物只和读者有过“一面之缘”,之后便再也不见了踪影,而他们的作用,似乎也只局限于和主角过上两招,衬托一下主角的功夫和修为,配角用起来有些随便。好比一株盆景,要经过仔细修剪,才会成为可供观赏的艺术品!文章亦是如此,好在瑕不掩瑜,小说有很强的可读性!倾情推荐!【:阿悟】【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0816】

1楼文友:201 -0 -07 1 :02:26 侯啊,我良药苦口,你要牢记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1楼文友:201 -0 -07 17:4 :57 亲爱的早,你的药都是甜的

2楼文友:201 -0 -07 1 :0 :21 今天读了一遍我的按,感觉好好玩啊,特别是说缺点的时候,想着你看到会是什么表情!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2楼文友:201 -0 -07 17:44:22 把你亲亲小脸蛋凑过来,我么你一口。。。

楼文友:201 -0 -07 1 :04:59 好喜欢这个结尾,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本色,哎,侯啊,在写一个吧,把我许配给楚天遥!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 楼文友:201 -0 -07 17:44:55 呸,楚天遥最后和阿星是一对我会乱说?

回复4楼文友:201 -0 -07 17:45:26 亲爱的,我不奇葩,谁奇葩。。。

5楼文友:201 -0 -07 1 :2 :2 然后,我发现,小早的留评也很亮。。。

回复5楼文友:201 -0 -07 17:45:42 果断的,小早是我家的

6楼文友:201 -0 -07 1 :24:06 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些名字。你说我咋就想不出这些好名字呢

回复6楼文友:201 -0 -07 17:45:55 因为你奇葩。

回复7楼文友:201 -0 -07 18:21:00 神牛你弱爆了,啧啧。

8楼文友:201 -0 -08 10:02:46 哎呦,不错呦,猴子,最近越发勤快了。

9楼文友:201 - 11:47:24 大候,和尚师傅说要我多学习你对大场面的把控、语言衔接。这就来学了。第一次先不谈心得。再一次看,必须了了。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吐鲁番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伊春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玉溪治疗白癜风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