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严歌苓巩俐让我落泪永恒

2021.05.05 来源: 浏览:1次

严歌苓

采访者:谢晨星

受访者:严歌苓

在香港书展的演讲之前,严歌苓接受了本报的采访,对于张艺谋对《陆犯焉识》的改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坦言,随着自己的作品与影视越来越亲密,写作的从容正在逐渐失去。

“巩俐的表演让我掉泪”

:您对于张艺谋改编的《归来》有什么评价?

严歌苓:电影是导演所认为的理解,一开始说要弄上下集,我觉得也很难把这部四五十万字的小说表现完。这部小说最让张艺谋感动的是老夫妻经过了半世纪蹉跎走在一起,张艺谋的作品能够让观众去想象,主角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有最后 0页里这样的重逢,用“不记得”映射记得,这是个非常妙的点子。

:巩俐所塑造的冯婉瑜与小说中的冯婉喻并不相同,您如何看她的表演?

严歌苓:巩俐所饰演的集中的是最后丈夫归来已经失忆的形象,这个冯婉瑜是巩俐的冯婉瑜,不是我小说里的,但这个有说服力的,在这样一个生命的残局,之前的美好善良、忠贞,只剩下了一个等待的符号。电影中间的细节在不断强化这个对爱情坚贞的女人。尤其是她看到陆鄢识时似曾相识的表情,快要想起美好东西的时候,是那么动人,巩俐脸上的变化是有说服力的,我看的时候也会跟着掉眼泪。

被五个出版社赶着走

:近些年您很高产,小说也被改编成影视剧,怎么看待小说与剧本的关系?

严歌苓:我有点被鞭子赶着往前走,不能想写什么写什么,什么时候结束就结束。写《小姨多鹤》时三次去日本抓感觉。写《妈阁是座城》我就去澳门赌场学赌博,又跟很多赌桌上的赌徒、叠码仔、掮客聊,觉得准备充分才开始写。但以我过去的节奏,还需要心理状态摸得再准一些,但是这本书半年销量15万,电影电视剧版权很快就卖了,对我是个鼓励。

马上要出的新书《老师好美》,讲高考生在巨大压力下的畸恋,也是现实给我的故事。故事我听说6年了,从容地准备题材、从容地写出来,这是我的步骤。但影视与我的文学越来越亲密,这种从容正在失去。现在后面有5个出版社在拿着鞭子赶我。我准备捍卫我文学写作的自由。要自己决定写作时间、创作题材。

“对我的作品理解有误区”

第二次战中的真实奇闻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第二次战中的真实奇闻 第二次战中的真实奇闻 Posted on 2015年5月29日 by legolas in 社会万象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有史以来最为激烈和残酷的战争 :很多大导演都改编您的小说,说明您的作品很适合被改编为影视剧。

严歌苓:我自己觉得《陆犯焉识》很难拍电影,我的很多作品比如《扶桑》也是。认为我的作品适合影视剧是对我作品理解的误区。最开始是李安买《少女小渔》,李翰祥拍《女房东》,台湾朱延平拍《白太阳》,让很多人有“要赶紧买,不买就没了”的误区,昨晚还有影视公司打问还有没有剩下的小说。其实我的很多作品买回去是上当的,是没办法拍的。导致这个误会的原因是我的作品有质感,画面、颜色、气味,看得见、闻得到,让导演以为电影已经在那儿了。

(:王谦)

天津治疗阳痿多少钱
石家庄妇科医院有哪些
北京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