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无上星缘第章将军府的孤儿们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无上星缘 第1章 将军府的孤儿们

风朝国南部有一伸入桑濮海的岬湾海岸,名奉月港,也是奉月镇的所在。

奉月镇南端有一海岛,名赑屃岛。赑屃岛岛峰险峻,侧看如海龟负碑入海,龟尾平时与奉月镇海岸相连,涨潮时没入海中,只余孤峰和形如碑座的一大[片]黑礁石,故又名断水崖。

赑屃岛不如断水崖有名,因为断水崖上有一个将军府。

将军守国门。奉月镇在风朝国的最南端,断水崖又在奉月镇最南,再往南就是摩星帝国的海域了,所以将军府建在这里。但风将军本人并不在府里,风朝国协同淳元宗主国的五个属国正与摩星帝国开战,风将军离开断水崖已经八年了,将军府里只住着一群孤儿。

这些孤儿并不是风将军所收,而是风将军的傻女儿陆陆续续捡回来的。最多的时候,有三十七个,但凡爬到她小马车上的,只要不从马车颠簸中再掉下去,都会被她问也不问地带回将军府。只要进了将军府,就是她府里的人了。

将军女儿也从来不会去数究竟有多少个孤儿。不过这并不重要,谁也不会指望一个傻[子]识数,会数兴许就不捡了。于是,孤儿们离开也同来时一样,无须向她报备。

风将军留下的忠仆,也是这样一个个跑完了的。好在将军府的威望尚在,奉月镇民风也还淳朴,除了这些孤儿,没谁打她主意。

眼下孤儿中年龄大的已经走了四个,还有三十三个,最大的九岁,最小的才三岁。而如果年龄再小的话,也爬不上将军府的马车,真不知到底是谁的幸运,并且这些孤儿到了十二岁还会主动离开,如那四个走掉的孩子一样,去参加血缘祭。

血缘祭,是风朝国乃至这片启元大陆各个国家都非常重视的祭祀。

有谕云血缘祭:“国之大事,惟祀十二。惟祭承缘,平步霄汉。”它是决定启元大陆人命运的一次重大祭祀,一生只有一次。一旦承缘,便可开启修行之路,成为修士;反之则与大道无缘,注定平凡,庸碌终身。

如谕所示,十二为启元大陆供奉之十二星位,血缘祭的参与年龄亦为十二岁,不到年龄或超过年龄,都没有资格。这是启元大陆很早以前就传下来的成规,皇室都不能例外。又因与血脉相关,才被命名为血缘祭。也因此衍生了一些别的用途,如鉴定血亲。

不知何故,仿佛为配合血缘祭这一衍生功能,这片大陆的孤儿很多,原因就更多。血缘祭于孤儿也就显得越发重要,孤儿回归家族不啻于重生一次,其他犹在其次。而这些孤儿只要能活下来,就都有机会去参加。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能活下来的孤儿其实并不多。又因他们早迟都会归家,收养的人很少,谁也不愿替别人养孩子。所以,将军府的孤儿们除了求得将军府的庇护,还要顺利成长到十二岁。

将军府的孤儿们是这样,将军女儿同样如此。她也到了参加血缘祭的年龄,虚岁已十二,而她现在的状况也形同孤儿。

她是风将军早年出海带回来的,风将军一走八年,走时还来不及让她认祖归宗。按风朝国的风俗,外面带回,没有通过血缘祭的孩子,是不被承认的。风将军的本家也不在奉月镇,而是在白熙王城,她归家的唯一途径也只有参加血缘祭。

不过,傻[子]通过了也还是傻[子],这是MSE用户必须使用最新版程序。目前不争的事实。风将军不在,本家就未必会认回她。其实在也很难说,风将军到能源局提出了2014年各省光伏装机配额的预安排方案现在也无音讯传回,不是凶多吉少,就是有着相同的顾虑。

现在将军府的孤儿中年龄到了十二岁的四个孩子已经离开了,将军女儿还傻傻的没有任何举动。她不去参加,谁也没义务去提醒她,更没胆子强迫她去。

毕竟奉月镇的人谁也无法忽视,本家认与不认,她也是风将军承认的孩子,断水崖将军府的少主。

风朝国崇尚修为、武力,即使世家大族,对女娃也不是那么严苛。只要被认可,傻[子]也无人敢冒犯,当然,这取决于认可人的身份,战时一国将军的女儿,在奉月镇的地位谁也无法撼动。

所幸将军女儿是傻[子]而非纨绔,不仅没有鱼肉乡里之虞,反到成了孤儿们的守护,尽管非她本意。奉月镇的人们对她无害的行为,也仅持关注,八年来,风将军的本家从无看顾,奉月镇也无人轻视她,毕竟她也有通过血缘祭,被本家认回的可能。

启元大陆十二岁的孩子都会参加血缘祭,哪怕通不过,也能搏一分前途。

只有傻,才会漠不关心,贻误终身。

但那又怎样呢,风将军和本家都没管,别人更不会多事。将军女儿的未来,也将止于十二岁,连她特有的血脉天赋,都会一并消失。这是启元大陆上至皇室、权贵,下到平民、孤儿,无人规避的命运。

当奉月镇人们在血缘祭前议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将军女儿依旧按八年来一直坚守的日程,在奉月镇和断水崖之间往来复返,每天都会去奉月港码头等待风将军归航。

将军府的孤儿们也就是这样被她一个个捡回来,跟着她进了将军府。

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断水崖上人多缺水,大孩子走后,拉水的任务便顺势又落在了她身上。

晚风习习,浪潮将起,晚霞铺满了整个天际。

海浪声间隙中,传来一阵“噗噗、噗噗”的马蹄声,将军府的小马车终于在傍晚涨汐前赶了回来。听马蹄声,便知桑濮海其实已经开始涨汐了,海水已悄悄漫上了赑屃岛的礁尾路,马踏水面,奋力跑回了断水崖,然后继续“噗、噗”的接着从鼻孔里往外喷气。它也是累极了。

岬湾的潮汐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落差非常大,而极有可能随浪而来的桑濮海海里的东西则更为可怕。桑濮海有个传说,“人在鱼亡,鱼在人亡”大有不共戴天之势。奉月港别说游鱼,连礁石上也不见贝类。早年间,桑濮海里时常漂浮着载满鱼,却没有人的渔船,久而久之,奉月镇也就没有了捕鱼业,除了航运,走海,人们几乎不与桑濮海打交道。

如此,桑濮海其实也算是风朝国的天然屏障。连马都知道其中的凶险,不得不奋力疾奔。

老马小马都识途,全然不用人驾驭,自己就颠颠的回来了。

风将军的傻女儿仍在车篷里呼呼大睡,也完全不受爬山涉水、路途颠簸的影响。拉了一天的水,她就几乎睡了一天,上述知情人士称只取水的时候才不得不起来。也许她做梦还梦到马连这活都干了,可惜马是小山马,除了爬坡上坎厉害,别的什么都不擅长。如其他马种的速度和负重,它都不具备,所以载的水也不多。但难得的是,它对断水崖和奉月镇之间的道路、地形非常熟悉并充满灵性。

断水崖到奉月镇,路途并不远,取水的时间却很长,稍一耽搁,就是一天。

其实这地方不单只断水崖缺水,从奉月镇至双犀城,方圆三百里范围内水源都不丰沛,取水要到很深的地底去取。但这缺水只针对普通人而言,有能力的人家可以凭空引水,也就是启元大陆修士的神通之一。

没通过血缘祭的都是普通人,通过了血缘祭才能成为修士。将军府从将军女儿到所有孤儿都是普通人,只能自己去取水。曾经将军府也有能引水的忠仆,但已经离开了。而不久前走了的那四个十二岁的孩子,无论是否通过,血缘祭后,兴许就一去不返了。

奉月镇不具备主持血缘祭的资格不管演员是否出身专业,他们去了双犀城,血缘祭之前还需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铜陵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通化哪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唐山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