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严歌苓文学与影视在恋爱婚后有时就不那么缠容易

2021.05.05 来源: 浏览:0次

严歌苓还很形象的比喻,文学和影视是恋爱的,它们是恋爱关系,非常缠绵的,结了婚有的时候有了婚姻就不缠绵了。

严歌苓演讲现场 摄/法制晚报·看法张恩杰

文学和影视是恋爱关系,非常缠绵的,有了婚姻,有的时候就不缠绵了。 昨日下午的第二届 中国络文学+ 大会上,美籍华人作家严歌苓在《文学与影视的婚姻》主题演讲中如此阐述道。

在文学发展的道路上,优秀的作品很多,但是能够享誉中外的优秀作家却不多,而在那么多优秀作家当中,能有多部作品被影视化并且能够取得市场和口碑双丰收的更是少之又少,美籍华人作家严歌苓老师的作品无论是从《小姨多鹤》到《陆犯焉识》,还是从《芳华》到《扶桑》,一直受到市场和艺术口碑的双重肯定。

在昨天的演讲中,严歌苓说,1992年李安导演第一次跟她谈到,要将她创作的小说《少女小渔》拍成电影,他要买版权。

这样一直到现在,我创作的短篇、中篇小说,有好多被制作成电影。所以大家有一个错觉,严歌苓的小说其实私下里是被导演订购的,是为导演写的,实际上不是的。 严歌苓表示到。

在她看来,中国的语言和中国文学,从传统上来讲,就具备影视的画像、意象这种元素,中国的文字跟所有的西方文字,当然跟埃及文字是有相像的。

我们是一种图像文字,是从图像变成了文字的,不是从声音读音来进行阅读的。所以实际上我们的阅读里面,每一个字实际上都含有它最早的图像的根源。 严歌苓如此解释说。

她还透露,她写东西,其实跟她小时候读唐诗有很大关系。她觉得好的文字一定要可视,有颜色,有温度,有很好的意象。

对此,严歌苓还列举了大家很熟悉的一些古代诗人和其诗句,比如王国维的“大漠孤烟直”,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电影镜头,非常辽阔,多棒的镜头。当然王国维把它称为一种千古绝句。 这种意境,就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分镜头剧本,已经在那了,你就这么拍,一定很棒。

另外,李白写的“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长安的月亮下,很多平常人家的妇女在洗衣服,这种生活的景象,有声音的,也有图像的。

严歌苓还表示,她在搞创作的时候,还读过一些西方的书,比如说拜伦的、雪莱的,很少看到这样有生活气息、非常电影化的诗句。

那么即使你正在访问的是一家国内知名的品牌商城 我们老祖宗最好的文学家,实际上他们写作永远是有视觉形象的。 严歌苓讲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句子,她从小读到苏东坡写的 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在她看来,墙外和墙内的切换,里面有一个美女在打秋千,外面一个书呆子听见银铃般的笑声,“笑渐不闻声渐悄”,这个女孩子走了,笑得越来越远了,这个书生“多情却被无情恼”,这种东西是一个非常好的电影的切换的场面。

其实苏东坡很多词都是非常电影化的,从景致到情致,到人内心的感觉。任何一种景在我们的古诗里面,我们这些有名的大文豪,从来不是孤立的,永远都是他们情绪的,是主人公的情绪的万化。 严歌苓称,好的文学家他们写出来这样的诗词,你马上可以把它拍出来,变成分镜头剧本。

严歌苓还很形象的比喻,文学和影视是恋爱的,它们是恋爱关系,非常缠绵的,结了婚有的时候有了婚姻就不缠绵了。

对此,她向大家说明这一点, 我们的文字是有诗有画有电影的文字,所以我们一定要利用我们这样一种文字的长处,中华文字的长处,在它写成文学的时候让它孕育另外一种生命,就是影视。

(:王怡婷)

贵阳妇科哪家医院好
石家庄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南昌白癜风哪好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