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22卡特史雷的警告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2.卡特.史雷的警告

忏悔之眼是种很奇特的东西。

从近万年前第一个复仇之灵诞生的时候,这双眼睛的传说就在黑暗世界广为流传,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位恶灵骑士,都有双不同的眼睛,这种眼睛的天赋似乎是随机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双忏悔之眼都极其强大。

就如恶灵骑士在黑暗世界的传说,没有那个偷渡的邪灵不怕他的,当然,混血种面对恶灵骑士天生就有被压制的特性,如果是真身出现,其实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骑士们是很强,但远没有达到无敌的层次。

比如现在,堂堂恶灵骑士被一个怪胎疯狂殴打,毫无还手之力,当然,其实在赛伯有了忏悔之眼之后,他已经算是半个骑士了,所以这也算是骑士之间的内斗,如果强尼再来掺和一波的话,这场骑士内斗就足以载入史册了。

在过去的历史上,只有罕见的几次两位骑士在同一个时代出现,而现在,如果算上垂垂老矣的卡特.史雷,现世就聚集了4位骑士,简直空前绝后...真可谓是国之将亡,必出妖孽的实质化体现了。

赛伯和罗比四目相对,被狂揍的老妈都不认识的罗比在顷刻间就在意志的对抗中败北,任由赛伯的意识侵入了他的灵魂,但问题就在于...此时主宰罗比身体的,可不是他自己的灵魂。

疯掉的复仇之灵在赛伯意识入侵的瞬间就开始反击,这种据说是在远古时期被上帝制造出来的平衡世界的武器还是非常难搞的,它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在罗比的心灵中,对入侵的意识开始了疯狂的对抗,这种灵体生物无法脱离载体行动,尤其是在被墨菲斯托用特殊的方法污染之后,它的一切行动几乎都没有逻辑。

“见鬼!又是一个疯子!”

赛伯也别想从这些混蛋灵体的记忆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在僵持了几秒钟之后,他的左手一甩,将罗比.雷耶斯甩向了空中,在他落下的时候,迎接他的是被赛伯抡了两圈,砸过去的战锤。

“砰”

这新生的骑士就像是高尔夫球一样,被砸向了不远处的游泳池,落入水中的瞬间,就将冰冷的池水蒸发,让蒸汽如同泥沼的空气一样扩散开来,他从水中站起来,身体的三分之一已经在刚才的那一击里被彻底砸飞了,但是在地狱之火的保护下,在快速蒸发的水中,他的身体正在慢慢愈合。

这就是恶灵骑士难缠的地方之一,在完全恶灵骑士化之后,他们几乎就是不死的,甚至在人类状态下,想要杀死他们都会非常难。

但这正合赛伯的意思,他活动着恶魔化的身躯,大步走向游泳池,在他身后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燃烧着火焰的蹄子印,站在泳池之外,他看着这个突然气势汹汹的冲出来,然后被他打成狗的新骑士,这家伙的外表和他记忆中强尼变身的骷髅骑士几乎完全不一样。

“呃,看上去丑了很多!”

赛伯用锋利如刀的爪子抓了抓下巴,从鼻孔里喷出一团火焰,不屑的评价了一句。

说实话,罗比的恶灵骑士形态还是很帅的,他的身体并非像是强尼那样完全的骷髅样子,他脸上更像是带着一副白骨制作的面甲,上面绘刻着神秘的魔纹,在白骨面甲之下的双眼中,燃烧的是赤红色的火焰,而他身体上穿着黑色的赛车服,在前后都有狭长的白色门状的装饰,在恶灵化之后,则变成了类似于棺材一样的装饰。

而在他左手里,抓着一把特殊的武器,就像是白骨制作的双刃矛枪,两端开刃,就像是两把被固定在一起的匕首,在其中有燃烧的锁链连接在一起,这玩意就算是某种特殊兵器了,可以投掷,也可以近战,看上去这家伙在这方面,似乎比强尼强了一些。

除了精妙的锁链术之外,恶灵骑士强尼.布雷泽的要完善我国风电入标准及管理监督机制格斗技巧简直是辣鸡,完全就是在依靠蛮力作战,这一点被赛伯已经吐槽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给我上来!”

眼看着自家泳池就要被彻底烤干,在烟雾缭绕的蒸汽中,赛伯挥起爪子就朝着复苏完全的罗比抓了过去,虎虎生风,爪子之间带着三种不同的火焰,赤红色的地狱之火,墨绿色的魔火以及橘红色的凤凰火,来自他忏悔之眼的控火能力,让他能同时操纵这三种不同的火焰,并且在必要的时候,还能将它们融为一体。

“砰”

但这一爪子却被挡住了!

罗比.雷耶斯摇了摇被火焰包裹的脑袋,他似乎刚刚清醒,还没来得及观察四周,就看到一只包裹着鳞片的黑色爪子朝他抓过来,他飞快的向后退了一步,双手中篆刻着白骨恶魔头的双刃交叉挡在身前,在疯狂的火花四溅中挡住了大恶魔的利爪横扫。

“咔”

他被向后推动了好几米,在停下的那一刻,只剩下了薄薄一层沸腾的水的泳池底部出现了两个燃烧的凹陷。

“咦?清醒了吗?”

赛伯有些惊讶的收回爪子,但瞬间,另一只手挥起战锤就狠狠砸了下去:“那这就更有意思了!”

“嗷!”

面对着这种重武器,罗比狂吼了一句,身体瞬间化为火焰消失在原地,在出现时,已经如幽灵一般站在了赛伯身后的空中,双手中燃烧的锁链矛枪分开,一左一右刺入了他的后心里,燃烧的矛枪轻而易举的刺穿了赛伯的鳞片,带出了一抹鲜血,但这家伙就像是根本没有感觉一样,转过头就是一爪子砸在了罗比的身体上。

恢复神智的恶灵骑士感觉在这一刻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他从天空天旋地转的被扔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凹陷,还没等他爬出来,被单手抡起的战锤就砸在了这凹陷上。

“咔擦”

清晰的骨裂声在罗比双腿上响起,让他在恶灵骑士状态下也痛呼出声,但这没办法改变他悲惨的命运,不到2秒钟,第二锤又砸了下来,然后是第三锤,第四锤,就像是疯狂打铁的铁匠一样,用朝着木板砸钉子的方式,将新生的恶灵骑士砸入更深层的地面之下。

泥土四溅,灼热的火焰烘烤地面,让周围的水分飞速流失,这片大地都变得干燥起来。

“呼,真过瘾啊!”

赛伯狂砸十几锤,然后将战锤扔出去,在脱手的瞬间就消失在空中,他一爪子刺入已经变成了一个环形坑一样的凹陷里,捞出了一团混杂着碎骨渣子的干燥泥土,恶灵骑士在这种蛮横的攻击下也很难幸免,如肉山一样盘坐在地面上的赛伯抓着他燃烧骷髅脑袋,甩动他的身体,将泥土甩干净,就像是抓着玩具一样。

此时的罗比已经很凄惨了,他骷髅化的身体只剩下了上半身的三分之一,不过在燃烧的地狱之火笼罩中,这骑士的身躯依然在快速愈合,不过那双忏悔之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疯狂的神采。

就像是彻底玩坏了一样。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惨的恶灵骑士了,在成为骑士的第一天,就差点被拆成了真正的骨头。

坦白说,罗比的战斗力不该如此糟糕的,但恶灵骑士的成长也需要时间,尤其是和复仇之灵的融合,根据强尼的说话,燃烧的罪恶越多,越能让寄居在身体里复仇之灵解封出更多的力量,而罗比只是刚刚开始这个成长的过程,他简直就和一个初生的婴儿没什么区别。

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却直接找上了一个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对抗的对手。

“砰”

罗比刚刚复原的身体被砸在了前方的墙壁上,赛伯左手一甩,一抹寒光刺穿了他的心脏,将他钉在原地,那正是罗比这个数字和6.9升红线不具有直接可比性用来攻击赛伯的锁链矛枪。

赛伯站起身,向前走出一步,恶魔化在顷刻间解除,他变回了只穿着大短裤,精赤着上身的人形态,他走到挣扎的恶灵骑士身前,他伸出一根手指,眼神玩味的点在了恶灵骑士灼热高温的骷髅脑壳上。

“给我...熄灭!”

“嗡”

如同最神秘的言灵术一般,在赛伯话音落地的那一刻,包裹在罗比身躯上的地狱之火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迫着,一点一点的在他的身躯中熄灭,以一种强制的方式,让他变回了人形态,唯有胸口被刺穿的心脏处,地狱之火顽固的盘踞在那里,保护着罗比的生命。

“地狱之火控制起来还真是麻烦。”

赛伯收回手指,他歪着脑袋,看着虚弱的罗比.雷耶斯,他伸手将他的脑袋固定起来,让他的眼睛睁开:

“你大概在冲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打听过你的对手是谁...这种鲁莽的行为会找来灾祸,向来如此,不过我更好的是,到底是谁派你来的,除了该死的墨菲斯托之外,还有谁?”

他双眼中如岩浆一般亮起的火焰之环熠熠生辉,他如同催眠一样低声说:

“来,让我看看你的记忆。”

罗比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就觉察到了其中蕴含的恐惧,他挣扎着摇摆着脑袋,但却根本没办法摆脱赛伯如铁钳一样的手但有一阵个贷 收紧之风 已刮起来。作为准房奴的你指。

“别!不要!我...我不是...”

“现在才求饶?”

赛伯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晚了!看着我的眼睛!”

“砰”

一团红色的火焰砸在了赛伯脚下,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却打断了赛伯对罗比记忆的读取,魔鬼帮之主扭过头,看到了那个从弥漫周围的水蒸气里走出来的老家伙,他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抹非常喜悦的表情,双手兴奋的搓了搓。

“啊,卡特.史雷!我以后你这老不死的已经跑了,跑到某个地方藏起来当了老鼠,没想到你还敢出来...太好了!”

赛伯扔下了只剩下一口气的罗比,他转身朝着卡特.史雷张开了双臂,黑色的战锤再次出现在他手心:

“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想把你的老骨头一根一根拆下来,也许我该给强尼打个,你知道吧!他也很“想念”你呢!”

“试图骗我的人很多,但还活着的,也许只有你们几个了。”

赛伯哼了一声:“我觉得我现在就该纠正之前犯下的错误了。”

穿着黑色西装,灰白色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手里握着手杖的卡特.史雷面对赛伯不怀好意的举动,他表现的很淡定,他低声说:

“我们之间的事情早就结束了,赛伯,我把契约给你们了不是吗?成熟一些,别老像个小痞子一样,我来是让你放过可怜的罗比.雷耶斯,这世界上每个人都能杀掉他,惟独你,强尼和我不行。”

“为什么?”

赛伯拄着战锤,从檀木扇子里取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眼神阴鸠的看着卡特:“我倒是觉得把他和你一起埋在这里是个非常好的选择,你还有30秒的时间来说服我。”

“很简单,因为复仇之灵!”

卡特嘴角泛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骑士和骑士之间有一个墨菲斯托都没办法改变的准则,复仇之灵同出一源,你干掉了一个,世界上的其他复仇之灵就会蜂拥而来铲除叛徒,我想你也不愿意面对重新被复仇之灵控制的强尼.布雷泽吧?”

“嘿!你说错了一件事!”

赛伯伸出手指在空中摇了摇:“我可不是什么骑士。”

“但你有那双眼睛!”

卡特.史雷耸了耸肩,慢里斯条的走过赛伯的身边,将挣扎的罗比.雷耶斯从墙壁上取下来,背在身后,老卡特扭头看了一眼赛伯:“你得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就和骑士脱不开关系了,虽然你身体里没有复仇之灵,但你觉得那些发疯的不会借助其他门户站通路链接进入灵体会在乎这个吗?”

他语重心长的对赛伯说:

“你看,我也是不想让你惹麻烦,再说了,我可以保证,这只是一次意外,就跟强尼完成骑士仪式的时候差点毁掉了小半个休斯顿一样,罗比这家伙只是倒霉的选择了错误的对手,而且他已经付出代价了,瞧瞧这一身伤,灵魂千疮百孔,没有个2年时间好不了的。”

他嘿嘿笑着,伸手拍了拍赛伯的肩膀:“大度一些!伙计,你这样的人物,和小孩子生什么气嘛。”

卡特突然加重了语气,低声说:“你只需要记住一点,骑士之间是不能互相杀戮的...”

听到这句话,赛伯顿时眼睛眯了起来,他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在联想到老卡特的忏悔之眼的能力之后,他低声说:

“如果是这样,那么其实放过他倒也不是不行...”

【推书推书,神话流奇书《希腊之紫薇大帝》,俺们的口号是:绝不乱战,骨科到底!绝对的好书,小龙大佬看了都说好!作者最近失恋...不对,他一直好像都是单身,总之,去看看吧,看了你看不到吃亏,看了你看不到上当~还能恶补各国神话知识,一边看书一边学习还不是美滋滋。】

运城牛皮癣医院咋样
消化不良喝汉森四磨汤
江门治疗牛皮癣费用
女人痛经怎么治疗
来宾白斑疯医院
云香祛风止痛酊治疗冻疮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