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严歌苓我想表达的不仅仅是爱情力量

2021.05.05 来源: 浏览:0次

由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改编,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归来》昨日上映,严歌苓在京接受采访。现场,有一位一再要求严歌苓给电影《归来》打分,当她给改编打了99分的高分时,该脱口而出:“严老师,上次《金陵十三钗》您打了九十二三分,您总是说电影好话,这是你的人生哲学吗?”在场的所有人大笑。严歌苓说,其实自己写小说的初衷,希望表达的是一种知识分子对自由的追求,而不是爱情。

对于有人批评电影对小说的改编没有超越20世纪80年代伤痕文学的路径,严歌苓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电影中平静地对苦难的处理态度是以前的文学作品中都没有的。”她说:“我不知道年轻人怎么想,我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也哭了。我觉得这种故事它已经打破了年龄和时代的界限,甚至打破了种族的界限。很多电影有自己的地域性,离开了自己母语观众就可能不太理解,我觉得这个电影找到了一种可以流通的语言,可以流通的情感表达方式,从小说到电影这是一种很大的成功。”有些观众认为电影就使用了小说后 0页的内容,不足以反映其小说复杂的内涵,严歌苓对此表示理解,“电影的容量是有限的,张导找到了一种方法从一滴水中见太阳。”

废旧报纸板 至于这样的方法会不会不够力量,严歌苓认为,“如果用正面来表现,大概《陆犯焉识》可以用四集来拍这个电影,但是那样拍又是什么样的后果呢?大家也可以想象。我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他不可能不考虑制片方的要求,观众观影的耐心、时间、心理上能承受多长时间。所以很多时候导演是没有自由的,一个人的名气越大,他的自由就越少。”

(:刘颖娜)

成都男科好医院
郑州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四川治疗肝病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