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严歌苓写第二手生活时很惶恐权衡

2021.05.05 来源: 浏览:0次

和自己无关的采取暂时放弃的态度 日前,着名美籍华人作家严歌苓到中山大学中文堂举办主题为“我笔下的一手生活和二手生活”的讲座,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谢有顺教授担任此次讲座的主持人。严歌苓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华人作家之一,中、英文双语创作的她出版了许多口碑很好的作品,比如《穗子物语》、《天浴》、《扶桑》、《少女小渔》、《第九个寡妇》、《白蛇》、《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等等,同时严歌苓也是一名知名编剧,曾参与过《心弦》、《天浴》、《幸福来敲门》、《梅兰芳》、《金陵十三钗》等影视剧的编剧工作。 严歌苓说,将这次讲座的主题确定为“我笔下的一手生活和二手生活”是她仔细考虑的结果,“我写得最得心应手的就是第一手生活,就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生活,比如我的童年、少年,我出国留学的经历和我的移民生活,这些我闭上眼睛都能闻到当时的气味,我的二手生活是我采访体验得来的生活,我没有真正作为当事人,我只是把我听闻得到的写出来。” 严歌苓说她的作品《第九个寡妇》就是以她当时在河南农村听到的故事为素材写出来的,而为了写好《妈阁是座城》,她还曾经去澳门体验生活,亲身感受赌博之人的心情,但是,严歌苓也指出这种短期的生活终究还只是停留于浅层的体验,她只能在写作中尝试去理解笔下的人物。她说:“写作让我有很多机会去经历不同的生活。我也很喜欢笔下那些人物让我 惊喜 ,我很喜欢那种控制不住人物命运发展的感觉,这让我越写越顺手。” 同时,严歌苓指出她自己是一个很敏感的作家,“我的精神之根好像裸露在外面,时不时地感受到外界刺激带给我的疼痛之感,但也在外部的世界获得了一些滋润,我想,这种敏感或许是受家族遗传的影响……”严歌苓认为自己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很大,“爸爸的书房就是我的教室。”这种从小培养起来的读书爱好对以后严歌苓的写作有深远影响。 尽管自己的作品多产、评价又都很好,但是严歌苓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作家,比如她在写自己第二手生活时,由于这些事情自己并没有真正经历过,严歌苓总觉得自己写不好,在写的时候很是“惶恐”,她说:“越年轻胆子越大,我记得自己写《扶桑》时,以白人的眼光写东方人的心理活动,可是如果在现在我绝对不敢这么写,为什么呢?因为在去过了那么多的地方、遇见了那么多人之后,我发现尽管自己在文化对比之中知道了自己究竟是谁,但实际上,我们很难知道别人的想法,比如我的老公,和他生活了24年,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如果让我现在再写《扶桑》,我肯定不敢写,我怎么知道白人又是怎么想的呢?” 严歌苓说自己是一个做“减法”的人,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语言风格,她曾经将一篇四十万字的小说删去了十万字,她认为文字是一个作家的身份证,自己作品的长处在人物和叙事语言,如果这部作品达到了一个字都不能改的程度,那才算到达了一定的写作境界。 (实习:王谦)

宏济堂小儿消食片多大孩子可以吃
碧凯保妇康栓哪里有卖的
武汉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