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严歌苓把酒畅谈直面七寸权衡

2021.05.05 来源: 浏览:1次

著名旅美作家严歌苓2006年首次以英文创作了长篇小说《赴宴者》。日前,该书中文版由陕西师范大学引进出版。小说讲述了一个冒充媒体的宴会虫到处骗吃骗喝的怪诞生活。在上周五举行的首发仪式上,严歌苓把酒畅谈,坦率直面自己的“七寸”,“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有很多弱点,比如我不喜欢报纸上的我变成一个不好看、老的女人,我就是一个爱美的人,又如何?”她还坦言自己非常在乎读者的看法,“当读者认为我的小说难懂、跟不上或者矫情,我都会很焦虑。一个作家是需要读者的,真的,我不知道有人可以脱俗到不需要读者。”

化身“宴会虫”体验生活“混吃混喝”

《赴宴者》讲述了一个揭露社会现实的荒诞剧。董丹是某罐头厂的一名下岗工人,一次阴差阳错,使他成为了一个整天游走于各大宴席、混吃骗喝、领取车马费的宴会虫。董丹混迹其中,一边闷头暴吃各种美食,一边心惊胆战地怕人认出自己是假,同时还巧妙地与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周旋。其间,他与艺术大师陈洋成为知己,与足疗美女老十发生婚外情,最终这只宴会虫暴露身份被警察缉拿。

这个如此荒诞的故事,严歌苓却称有真实来源。“我觉得每个作家写东西都有一个‘缘’在里面,”严歌苓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的朋友陈冲告诉我中央台的《焦点访谈》访问了一个‘宴会虫’,我借回磁带看了后,哈哈大笑,觉得太好玩了。”

小说中涉及许多媒体行业内的潜规则,为让小说细节不失真实,严歌苓还找了几个朋友聊天,“更有意思的是,我还尝试当了两次宴会虫,在长安街某知名饭店两次混吃混喝,如入无人之境。”书中提到的孔雀宴、人体宴等严歌苓称绝不是瞎编的,“我的一个画家朋友在被安排吃孔雀宴时就愤怒地把桌子掀了。”有用“不堪”来形容这本书中呈现的行业生态,严歌苓称并不是要诋毁这个行业,但是,“今天的某些媒体还不具备民间所寄托的还社会以公正这样重大的。”

严歌苓说,她写这部小说的主旨,除了讲一个离奇好看的故事外,她想从中反映出中国的吃文化和亚洲人的感官追求。她认为我们文化中的某些部分本身存在着对腐蚀性享受的比较糜烂的一种追求,她也想借这个“荒诞”的喜剧故事,批判骗术横流、充斥着堕落与腐化的欲望飨宴,从侧面讽刺虚伪浮华的风气。

虽然长期不在国内,严歌苓也会通过阅读各种报刊来了解中国的发展,她还会不时回国搜集素材,“现在好像全世界人都到中国来淘金,和当年的旧金山很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全世界中国人是最世俗的。”

作为一个小说家,你就是你的上帝

“人是有很多七寸让别人掌握的,”严歌苓说,“以前有人说我‘雅不可耐’,当有读者告诉我说你这个小说难懂、跟不上,我就挺焦虑的。包括我的打字员说有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太矫情了,我到现在还不敢发,他们都在左右我。”对于自己的弱点她丝毫不避讳,“我不希望被读者冷落,这是我的一个悲剧。我也不喜欢在报纸上变成一个不好看、老的女人,这就是我的弱点,无所谓。我就是一个爱美的人,又如何?”

对于自己写作的目的,严歌苓回答得特别朴实,“我们每个人生活必须要快乐吧,我得喜欢我自己吧。我们经常会不喜欢自己,所以我们去买钻石,或者奢侈品,干出这样的事情,你好几天都不喜欢自己,这个经验很不好,我必须要写出一段文字来,一段很棒的文字,我就喜欢自己,这就是我一天一天的生活。”

更或将成为推动我国传播立法、实现法治化的着力点。 据悉,这部小说《赴宴者》的影视改编权已经卖出,目前她与张艺谋导演合作的《金陵十三钗》的剧本也已经完成。明年她还要把《扶桑》的电影改编完成,下一部小说也在酝酿之中。

虽然也算是跨进了半个电影圈,严歌苓却一直认为自己很不擅长编剧,“我只想做一个好好写小说的小说家吧。一个人有一个才华就够了,什么都很好,这个很可疑啊。”在她看来小说家是最适合她的职业,“我是一个没有自由完全不行的人,作为一个小说家,你就是你的上帝,哪怕你写的是狗屎也挺好。”

(:李明达)

承德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武汉白癜风专业医院
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