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代表枪魔道第三十五章陨落

2020.09.20 来源: 浏览:0次

枪魔道 第三十五章 陨落

一路奔逃,感觉后边再没有追击者的波动气息,乔恩瞅了眼森林中的地形建议道:“就在这吧。”

环境还是那个环境,但是地貌却有极大的不同。在乔恩左侧近百米的位置,那里并不是一马平川,而是出现了一道断崖,三人便是在这断崖的底部。而在断崖底部,有一个小山洞赫然在侧。建议让左从文停下,就是因为看中了这个山曾培炎会见福建宁德核电站项目合作方代表 中心 ()洞的绝佳位置。

看方才的阵仗,对方显然是要杀人灭口的,虽然三人顺利逃出,却也决计少不了追击者。以三人的状况,也只有左从文尚还有一战之力,然而对方却有两位神人以及八位强者的战力,与其奔逃,倒不如藏身于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嗯,我们进去吧。”看出了乔恩的意思,左从文赞同道。

“你们进去,我在外面给你们守着吧。”乔恩摇了摇头,如慈母一般地看着左从文,哀伤地说道。

“可是……”左从文显然没想到乔恩居然会是这样的打算,一愣神之后,慌忙辩解。

“茜雅的时间不多了,这点时间还是留给你们两个人吧。”

“……”听乔恩这样说,左从文再无法强求什么。

后面还有追兵,他清楚,她也清楚!所以,在乔恩说出这句话之后,左从文也明白了乔恩的意思。这个山洞根本就不是用来藏身的,而是用来让他和索茜雅告别的。乔恩之所以留在外面,为的就是将后面的追兵拦下来,不打扰他们二人的最后时光。但留下来,后果也可预见,乔恩已然身负重伤,面对追兵,又如何能有还手之力。

“去吧,这点时间是属于你们的。”

“师父保重。”

……

“我还不想死。”走进山洞,刚将索茜雅从肩头放下来,索茜雅平静中带着莫大哀怨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左从文无言以对。

因为他无能为力,因为他无言安慰。那个还在泊泊流血的伤口,流着的是索茜雅的生命,但左从文却无力阻止。心爱的女人在他眼前被风之矢刺破心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在他眼前渐渐失去体温,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于一个仅仅活了五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命运太过残忍,对于一个仅仅活了五十岁的神人来说,这样的打击何其致命。

“我还不想死!”见左从文没有回应,索茜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伸出右手猛地攥住了左从文的手,再次激动地说道。

“我知道……”左从文挣扎着吐出几个字。

“我能活五百年,我本以为我能缠着你五百年……”

“我本以为我能缠到你厌烦我为止。”

“傻瓜,怎么会厌烦呢。”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瞬间刺痛了左从文的心,左从文紧紧地将索茜雅搂在怀里,幽幽道。

“是啊,你怎么会厌烦呢。我们还没有成家,我们还没有孩子,我们还没有一起生活过,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做。”索茜雅一边数着,一边止不住的泪水顺颊滑落。

“那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这辈子没有做的事,下辈子我一定会让它实现,好不好?”

“下辈子?”索茜雅绝望的神色中,恍然间,露出一丝欣慰的光芒。

“这辈子没有保护好你,下辈子你还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你让我在下面等你一千年吗?”索茜雅笑着,反问道。

“怎么会,你这么傻,没有我在身边领路,走丢了怎么办。你先等等啊,我马上就会去找你的。”

“我会等你一千年,你别急着来。”猜到了左从文的打算,索茜雅顿时慌了神,急切地解释道。

“就算你能等得及,你觉得没有你的世界,我还能活下去吗?”平淡的话语就像是在说“明天我们要吃什么东西”一样的无聊话题,但字行间的内容,却是一个痴情男子对心爱女人的坚贞誓言。

“就算要分开,我也不想你死。”

“那就听你的。”

……

“怎么不逃了?”追逐了有一阵之后,郭传风等人终于找到了乔恩的所在,郭传风走到乔恩近前戏谑地问道。

“……”

没有回答,但是乔恩不屑的目光却刺痛了郭传风。明明是只丧家犬,却像一个胜利者一样摆出这般目中无人的态度。

“你们两个去。”他知道自己无法在这场无言的战争中赢得胜利,哪怕对手只是一个无力还手的女流之辈。无法面对乔恩,又不能在属下人面前失了身份,所以他只能在别的方面找回尊严。

于是他将目标锁定在了山洞中的那两个人。他清楚,山洞中的两个人是乔恩的命脉,哪怕她表现得再高傲,被人掐住命脉,她也会低下高傲的头颅。

“你们不能进去。”果然,在郭传风将目标转向左从文两人的时候,乔恩说话了。方才对郭传风不屑一顾的乔恩,居然在两个完全不入流的晚辈威胁下说话了。

即便是对手,甚至还是一位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两位强者也完全不敢无视她的话语,因为她是乔恩。

“……”正要进入山洞的两位强者回过头,询问似得将目光对向了郭传风。

“进去!”既然掐到了乔恩的命脉,郭传风又如何会就此放手,更何况山洞中的两人本来就是要被肃清的对象。

“你们进不去。”仿佛是为了让郭传风等人死心一样,乔恩话音刚落,一道道炫纹倏然展开,在断崖上密布而开,将半个断崖包裹其中,赫然是“守护之庭”。

不过乔恩的决心还是被郭传风小看了。“守护之庭”是守住了断崖与山洞入口,但却将乔恩留在了“守护之庭”外,也就是说乔恩现在对于郭传风等人是不设防的状态。郭传风冷眼看了一下乔恩身后的第三段武装,随手将风之矢具现在手,威胁道:“打开!”

“……”仿佛是在嘲笑郭传风,乔恩只是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对方。

“噌!”

被这般打脸,郭传风盛怒之下哪会留手,风之矢应声而出,刺穿了乔恩的右肩头。

“打开!”见乔恩再风之矢的攻击下皱了皱眉,郭传风立刻又具现了一道风之矢,重复道。

“哼!”乔恩嗤笑。

“噌!”

左肩!

“打开!”

“……”

“噌!”

左腹!

“打开!”

“阵营的元帅,只会死,不会屈服!你还是放弃吧。”三次的冷血攻击终于撬开了乔恩的嘴,也不知道是忍受不了疼痛,还是忍受不了这样冷血的郭传风。

“既然想死,那就让你死,打开!”郭传风再次具现风之矢,威胁道。

“……”

“等你死了,这武装自然会散去,到时候还是一样的结果。何不现在就打开,毕竟相识一场,我也不太想要你的命,就算把你抓去鬼城,奥利西斯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样。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何必为难自己。”

“……”

“既然你想死,那就去死吧。”五次三番的冷眼相对,郭传风最后还是被乔恩磨平了耐性。

“噌!”

风之矢离弦而出,瞬间变刺破了乔恩的心脏。

“噌!”

“噌!”

“噌!”

神人的生命力毕竟还是强盛,即便刺破心脏,也不那么容易死去。郭传风显然没有等待乔恩羽化的心情,三道风之矢再次集中攻击到了同样的伤口。

“噗!”乔恩本就重伤垂死,再加上连续的攻击,哪里能压制得住伤势,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

良久之后。

“你要干什么?”见属下人突然间提着大刀驾到了乔恩肩头,郭传风喝问道。

“杀她。”

“放肆!阵营的元帅都是为人类生存做出大贡献的人,怎么能刀刃加身。放下!”

“可是这……”属下人示意性的看了看断崖上的炫纹纹路,辩驳道。

“等等吧,就算砍了她的头也一样。她已经死了,武装不散,凭的全是她的执念与幻想,物理上的干涉已经没有作用了。”郭传风泄气似得解释道。

到最后,终究还是没办法让她屈服,哪怕对方只是个女流之辈。或许真如乔恩所言,“阵营的元帅只会死,不会屈服”。

从古至今,阵营建立三千余年,阵营元帅却从来没有超过三位的时候,充满戏剧化的雍容和奢华已经赢得了大批“死忠”粉丝甚至有些时代还会出现元帅断崖。为什么神人的寿命足有千年,却依旧无法让阵营中的元帅数量增加,为什么阵营中军方拥有全阵营最大的武者团队,却无法诞生出多位神人。因为他们是元帅,因为他们肩上肩负着保家卫城的使命。

三千年的历史中,除了雷国邦与现役的元帅,所有的元帅都是死在极南战场上的,所有的元帅,都没有留下尸身。最后,人们只能为他们立衣冠冢,将他们的灵位放在整个阵营中最庄重的灵堂中——圣贤祠!

而如今,除了雷国邦之外,终于又出现了一位没有死在极南战场的元帅,但她却没有像雷国邦一样能够逃离死神的提前到来。



盐城白癜风治疗中心
老拉肚子
小孩腹胀是怎么回事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