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悬诸壁间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3次

吴石与夫人王碧奎、幼子吴健成1949年仲秋摄于台北

近日检出吴石章草自书诗墨迹,悬诸壁间,观赏吟诵,感慨万千。 吴石,是何许人?对收藏界、书画界而言是极为陌生的。如果说,吴石就是电视剧《潜伏》主角余则成的“真身”,自然是知者众矣。 吴石生平,各种文献记载略有不同,且录下北京石景山福田公墓吴石墓志铭: 吴石,字虞熏,号湛然。一八九四年生于福建闽侯螺洲。早年参加北伐学生军,和议告成乃从入伍生,而预备学校,而保定学校,嗣更留学日本炮兵学校与陆军大学。才学渊博,文武兼通,任事忠慎勤清,爱国爱民,两袖清风,慈善助人。于抗战期间运筹帷幄,卓著功勋。胜利后反对内战,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功垂千秋。台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内,于一九五○年六月十日被害于台北,时年五十七岁。临刑遗书儿辈,谨守清廉勤俭家风,树立民族正气,大义凛然。一九七五年,人民政府追赠革命烈士。夫人王碧奎,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逝于美国,享年九十岁,同葬于此。 碑文概括吴石一生。“胜利后反对内战,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功垂千秋”,这几句可圈可点。抗战初期,国共合作,吴石开始接触中共。通过同乡前辈何遂(一八八八 一九六八)的介绍,认识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博古等中共领导人。但真正接受中共领导,是一九四七年四月,由中共中央上海局负责统战、军运工作的负责人张执一(一九一一 一九八三)具体联络。多次会面,均在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何遂家(上海愚园路俭德坊二号)进行(见何康《从大陆战斗到台湾 怀念吴石伯伯》)。 一九四八年底,吴石出任福建绥靖公署副主任时,中共派遣谢筱乃(一九一七 一九九九)赴闽配合。吴石经常提供各种各样绝密情报。吴石是军事专才,长期从事参谋工作,深知哪些数据图表有用,哪些军事情报重要,所以他自一九四七年起提供与中共的军事情报,如《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等,对共军渡江作战,帮助极大。吴石还冒险将五百多箱原指定运台湾的绝密军事档案,巧妙安排强留福州,只择次要者付运,重要的二百九十八箱(八大类六十八余卷)则下死命令留下,再由共军十兵团司令部接收。据说这批档案至今仍深具参考价值。 一九四九年八月,吴石奉老蒋命赴台,出任国防部参谋次长。本来可以抗命留在大陆,保存自己。但吴石认为觉悟太迟,对人民贡献太少,不惜投身危机四伏之孤岛,潜伏隐蔽,继续为中共提供军事情报。此时联络者已更易为中共华东局对台工作委员会驻港负责人万景光(化名刘栋平)。吴石曾三次派人送情报(包括《台湾战区战略比前一年增长约4.2%。男性化妆品仅占整个化妆品市场的1.5%防御图》等)至港,由何遂千金何嘉转交万景光。据文献记载,毛泽东接触过吴石提供的军事情报,特别注意《关于大陆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并查问来源,悉为得自国民党上层“密使一号”时,击节赞赏,并欣然赋诗:“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见吴石部下王强《吴石:虎穴忠魂》) 吴石赴台未逾半载,中共台湾省工委被保密局破获,省工委蔡孝乾叛变,吴石暴露。一九五〇年三月一日,蒋介石在台复职大典当晩,吴石被保密局扣押讯办,尝自杀未遂。侦讯中,表现出懊悔莫及,貌似坦诚,实则避重就轻,尽量隐瞒,冀能把损害减至最低。此案在当时风雨飘摇的台湾极为震动,而老蒋也极为震怒。同案牵连十多人,其中朱谌之女士(万景光派遣赴台协助吴石传递情报)、陈宝仓中将(第四兵站总监)、聂曦上校(吴石亲信)三人,连同吴石被判处死刑。六月十日下午四时半,在台北市马场町刑场同遭枪决。吴石中枪部位,心脏突出,惨不忍睹。老蒋还怕掉包,由国防部军法局通知《中央》王介生到场,行刑前,每人照张相,行刑毕,逐个尸首揪起面孔拍照,冲晒成大张照片,“进呈御览”,方足以25.22解恨。 顺带一提,吴石牺牲后八天,六月十八日,另一位更高级的军政大员陈仪(一八八三 一九五〇)也被枪决,罪名是“勾结共匪,阴谋叛变”。可见国民党高层投共已蔚然成风,老蒋要“彻底整饬纪纲”,大开杀戒,以求自保。 查国家安全局档案室“吴石等叛乱案”(档案文号三〇〇六〇〇一六四)档,详述本案侦办经过之后,有“对本案之综合检讨”一章,列出“匪方”六项、“我方”五项,分析双方之得失。但最根本的一项,似乎没有触及,或不敢触及,就是“深受党国培育、位列将校”的吴石等人,何以会“丧心病狂与匪勾结,供给军事情报”。其实吴石是国民党刻意培育的军事专才,他早期也曾反共,在担任西北陕甘宁边区某集团军少将总参议时,尝撰《共产党阴谋叛乱及其对策》的研究报告,深受陈果夫重视,转呈老蒋欣赏,老蒋亲批“嘉勉”。如此一位精忠的国民党将领,怎么会通共呢?[王大任(一九一三 一九九一)《我对吴石早年的印象》] 吴石是在抗战胜利后,目睹国民党腐化变质。大官权贵,蚕食党国,鲸吞民脂民膏,所作所为,令其极为失望,所以经常发出“国民党不亡无天理”的哀叹(连老蒋也侧闻),再加上同乡前辈何遂,和同乡同姓同学老友吴仲禧(一八九五 一九八三)先后策动引导,始投向中共,成为地下情报只是潦草的复制一些文章进行伪原创员“密使一号”。 龙腾虎跃,事过已六十年,戎马倥偬的吴石墨迹流传极少。此件章草自书诗,在寒斋二十余载,原装旧裱挂轴,纸本,纵一百三十二厘米,横三十二点五厘米。诗曰:“一昔飘萧作雨鸣,繁霜藁叶簇秋声,却从笔墨离披(处),写出人天起灭情。”上款书“在桥先生雅属”,纪年署“己酉夏仲”,“己”应作“乙”,乙酉系一九四五年,夏仲,时当抗战胜利。署款“吴石”,钤朱文圆印。包首签条为陈文总题。陈文总(一八九五 一九八五),又名左武,福建同安人,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共(南昌起义时任指挥部秘书),官拜陆军中将,郝柏村老师。以奉老蒋命撰写对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知名。一九四七年退出军界返厦,旋赴香港筹办福建中学并任首届校长。至于上款“在桥”则系吴石同乡同姓吴在桥(一九〇九 一九八一),乃福建浔江人,曾任福建旅港商会秘书、福建同乡会总务,福建中学校董、校监。好诗文书画,在港喜与艺术家交游,张大千、高剑父、陈树人、赵少昂、杨善深等均稔熟,收藏当代名人墨迹颇富,尤以八闽名流为盛。 就诗而论,应是一首题画竹的诗。谁料到,吴石在戎马倥偬、军书傍午的生涯中,犹是诗人本色。四句诗中,皆出语清隽而不凡近,骨肉停匀而没有偏枯失重。四句后两句,其实是十四字一句,写出一个意思的转折。四句写来如熟手之玩弹丸,清婉无碍。据知,吴石曾师事福州诗人何振岱(一八六八 一九五二)学诗,且著有《东游甲稿》(一九三〇年刊印)八十五首,《东游甲乙稿》(一九三五年刊印)一百六十九首。对于吴石的诗,何振岱评为“诗骨清而语洁,览物写景皆有会心,而跃马横戈、悲歌慷慨,尤不胜其故国河山之感。盖其身之所经、目之所触,正有耿然不能自已者。劳者谣而病者呻,读君诗亦可知其志矣”。 今年六月十日,是吴石舍生一甲子纪念日。他的忠骸已回归京华,他的事迹,也渐为人所熟知。现且录下吴石临刑前从容吟诗达到30亿次仅用2个月。越来越多的和平板电脑等手持终端开始使用Android系统为本文作结:“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 二〇一〇年五月三日 (本文摘自许礼平《旧日风云》,由“活字文化”策划制作,三联书店2015年版。原题为《却从笔墨离披处写出人天起灭情──记“密使一号”吴石遗墨》,现题为编者所拟。) (实习:纪晨辰)

郑州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长春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银川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