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严歌苓别使傻力气文学不能有杂念力量

2021.05.05 来源: 浏览:0次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她用中文写小说,几乎拿下了所有华语文学类的大奖。为此,昨天的会场里,她始终是最受人追捧的一位嘉宾。

面对蜂拥而来的人群,签名、合影,她始终是彬彬有礼,笑容可掬。可走上讲坛,她的发言却如同自己的作品一样,简练、犀利。在谈及中国文学能否被世界文学认可的问题时,严歌苓直言,“别使傻力气,文学是不能有杂念的,不要想,我写了作品去迁就谁。身为华文作家,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母语文学写好,不要有焦灼感,不要粗制滥造。”

爱美的严歌苓昨天出场身穿深蓝色蕾丝连衣裙,一件针织长衫当外套,气质优雅。

她自称是吉普赛。“我从12岁参军后就开始旅行,走上一条马不停蹄的旅行路线。1989年到美国留学,后又到非洲,亚洲,现住在欧洲,每到一个国家,我还没有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流公民就又走了,这种生活方式,给了我一个很优势的写作环境。”

走访多家一加一超市及昆山润华商业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 严歌苓说,她每到一个地方,接触一种语言,都会情不自禁地对比自己的母语 汉语。“中国语言有一种独特性和唯一性,因为中国语言的起源和发展和西方语言不同,它是以图像来发展的。唐诗宋词的每个字都把图像信息输入到人的知觉和视觉。这种语言,想让文学奖或者其他奖来接受它,难度非常大。”严歌苓坦言,她也曾用英文写过小说,但仍旧感受到中文是非常有魅力的语言。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受到国外的关注才是检验中国文学是否世界化的标准?

严歌苓的观点另辟蹊径,她说,要让华文文学被世界所了解,传播和翻译的方式都很重要。华文文学有着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翻译”比文字翻译更难,这也是当今华文文学在世界范围传播的困境之一。

“我曾经在国外教课,选择《红楼梦》,找到四个翻译版本,看得我捶胸顿足。根本不能体现《红楼梦》的精妙,只是简单地翻译了故事,很难给《红楼梦》一个公正面貌。只有六个学生选课,我最后取消了课程,并且觉得非常非常沮丧。”

“现在,每五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读中文,我们读者已经够多了。我们不用迁就别人。”她说得很自信,“别使傻力气,文学是不能有杂念的,不要想,我写了去迁就谁,我迁就不懂语言的学者,迁就奖的评委。国外作家写作时,一定不会把中国读者放脑子里,我们写作时就更不用把他们放心上。”对于写作本身,她觉得写得“真”才是最考验作家所在。“写作是要感动自己出发的,否则,不会写出真诚的文学,我写到如今,最难的,不是写得漂亮,而是写得真切。”

(实习:白俊贤)

沈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不孕不育
南昌有没有男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海口物联网